新普京娱乐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法苑文化 » 正文

【散文】法官抒怀——苦并快乐着 作者 张家艳

| 日期:2014-04-21 02:04 |  | 来源:新普京娱乐 |【字号: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弹指一挥间,进入法院工作已然走过了21个春秋。回首往事,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哪年被评为过先进,也不是哪年调到县院工作,而是吃苦的乐趣。


        日行12小时


        记得那是法官老杨承办的一个案件——女方外出打工几年后起诉与男方离婚,下判后,男方经多次通知拒不到庭领取判决书。因当事人家不通公路,且离乡镇所在地有四十多公里之遥,有人提议请司法员代为送达,老杨却坚持亲自去送。为此,初参加工作的我很是有些费解,心中暗想老同志过于古板。


        冬天清晨的六点钟,夜,还没来得及收起它的帷幕,我们就出发了。细细的山路在高寒山区的地红土地与清白的石头间随意曲折。初时觉得神清气爽,脚底生风。可走了十多公里我便汗流浃背了。看着老杨的背影越来越远,担心掉队,我声音微颤地喊:杨叔叔等等我。他让我在前面走,但强调:晚上赶不回来会误了明日街天的开庭。我自然不敢懈怠,一直努力、拼命、小跑地往前走。中午12时许,我已筋疲力尽,眼冒金星,心想,再往前走,我就会倒在地了。慢慢地眼前终于出现了被告家所住地——离金沙江边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庄。找到被告宣判后,被告对离婚判决不服。经过老杨对判决书进行耐心细致的阐释和释疑,被告终于说:“我只是对原告有意见,对你们没意见,你们为我的事走了那么远的路,谢谢你们,我不上诉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被告自然不会无休止的缠诉或上访了。至此,我终于理解了此次远行的意义。许是心情的缘故,本以为自己坐下去就站不起来了。没想到,那一天竟然奇迹般地在晚上八点多钟赶回了住地。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一天内步行12小时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予人玫瑰 手留余香


        我曾办过一件抚养案,被抚养人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孩,原被告自然是被抚养人早已离异的父母,双方唇枪舌剑对簿于公堂。孩子18岁以前的抚养费算合三万多元。调解时,双方一直为抚养费争执不决,当男方最终答应一次性付清抚养费时,女方却一声就哭起来。按常理应该高兴才是,她为什么会哭呢?无意间,我参透了女方的心结——一定是情未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我宣布暂时休庭,把双方分开再行调查,了解到两人均还没有再婚,我便针对双方的具体情况分别对他们做和好工作。我当然明白那完全是与抚养案无关的调解,当天,双方都不太理解我的做法,抚养案自然以调解结案。然而,过了不久,我接到了被告打来的电话,告诉我抚养费无需执行了,是否需要到法院办理什么手续。我愣了一下才明白对方的意思,我说,法院是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了,但需要去办理复婚手续。对方笑了,我也笑了,送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


 

        飞吻的冲动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2001年末,我参加了案件流程统管理的培训,回院后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展这项工作。那时,除了打字室,全院仅院长用着一台电脑,他马上让出来给我做司法统计工作。那一年收案3099件,结案3003件。每个月平均要录入500多件收结案信息表,对于当时打字不是很熟练的我来说,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量。我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半的时间是早晨6点多钟就到单位,晚上到11、12点才收工。那时只有一个字“拼!”。


        今天,人们要查寻2002年以后的案件,当微机几秒钟就呈献在我眼前时,我常常有一种要给微机来个飞吻的冲动。

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法院是一片森林,那么,我只是这片森林里的一株小草。我爱这片森林,包括它脚下的深深的土壤。法院的工作虽然苦,但苦,并快乐着。


 

新普京娱乐概况 | 裁判文书 | 机构设置 | 开庭公告 | 党风党建      ©2013 新普京娱乐网    联系电话:0871-68965569
承办:新普京娱乐
滇ICP备06002270号